<ins id='xjifk'></ins>

    <code id='xjifk'><strong id='xjifk'></strong></code>
  1. <span id='xjifk'></span>
  2. <i id='xjifk'></i>
  3. <tr id='xjifk'><strong id='xjifk'></strong><small id='xjifk'></small><button id='xjifk'></button><li id='xjifk'><noscript id='xjifk'><big id='xjifk'></big><dt id='xjifk'></dt></noscript></li></tr><ol id='xjifk'><table id='xjifk'><blockquote id='xjifk'><tbody id='xjif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jifk'></u><kbd id='xjifk'><kbd id='xjifk'></kbd></kbd>

      1. <i id='xjifk'><div id='xjifk'><ins id='xjifk'></ins></div></i><acronym id='xjifk'><em id='xjifk'></em><td id='xjifk'><div id='xjifk'></div></td></acronym><address id='xjifk'><big id='xjifk'><big id='xjifk'></big><legend id='xjifk'></legend></big></address>

        <dl id='xjifk'></dl>
          <fieldset id='xjifk'></fieldset>

          消失不見的母親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天天看片高清影视在线观看_天天看学生视频_天天拍.日日在线观看

            劉哲是一個高三學生,他從小就隨父母來到瞭城裡,父親劉建軍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沒啥技藝,也就一直在工地上幹活,在城裡租的房子,一直是劉哲和母親居住,劉建軍偶爾回來一次。

            劉哲高三學業緊張,住的地方又離學校遠,每天早上起來,天還黑乎乎的,跑到母親賣早餐的十字路口,拿著母親為他準備的早餐,就騎著自行車急匆匆的跑去學校瞭。

            才凌晨四點,劉哲就聽見傢裡開始有瞭動靜,母親又起來開始準備瞭。這樣熟悉的聲音,一直伴隨著母親推著早餐車出瞭傢門,傢裡又重新陷入安靜。

            劉哲早上又急沖沖的跑到瞭路口,眼睛抬都不抬一下的拿著母親遞過來的早餐,就騎著車子和等他的同學急忙走瞭。

            劉哲的母親望著兒子走遠的身影,張開嘴本想說些什麼,又閉上瞭。她知道兒子在城裡讀書,上一次自己早上和兒子搭瞭幾句話,旁邊的同學就將兒子在學校奚落瞭一番,兒子回到傢面色很不好,自此以後,她就在和兒子幾乎很少在外面說話。

            外面一直掛著大風,一直到瞭第二天的早上,凌晨四點多瞭,劉哲一直沒有聽到傢裡有動靜,不知不覺的到瞭五點三十,劉哲急忙起床,洗漱完畢,急忙拿著書包,看瞭一眼院子裡的早餐車也不見,母親應該已經出去瞭。

            天還是很黑,十字路口的路燈也不知什麼時候壞瞭,周邊昏黃的燈打瞭下來,風吹著母親的早餐車,周圍的樹葉四處飛著,劉哲又急忙騎著單車跑瞭過來,今天早上的生意不怎麼好,沒有人,隻有母親孤零零一個人在忙乎著。

            劉哲拿過母親遞給他的豆漿,煎餅,都是熱乎乎的,碰觸到母親的手,卻冷的讓他打瞭一個寒顫。今天的他抬起瞭頭看瞭一眼母親,母親的臉很蒼白,頭發有些亂,但是望著劉哲還是笑瞭笑。

            劉哲對母親不禁有些愧疚,想問候母親一句,但他的同學已經騎著車子過來瞭,他望瞭母親一眼,什麼也沒說就匆忙的走瞭。

            已經三日瞭,劉哲一直沒有在聽到早上凌晨四點傢裡有動靜瞭,他有些擔心母親的身體,但每天早上他總能在那個燈光昏暗的十字路口拿著母親遞給他的早餐,但是最近幾天賣早餐的好像沒人,每次都是他一個人去取早餐。

            第四天早上瞭,傢裡依然沒有動靜,劉哲睡不著瞭,他要起來問問母親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他每次都是一直到晚上十點才下的晚自習,這幾天,晚上回到傢,母親也早早休息瞭,隻有做好的飯菜放在桌上,隻有早上拿早餐時,才能見到母親。

            劉哲走出房門,看著廚房的燈還亮著,他稍微安心瞭些,但是傢裡安靜異常,沒有任何聲音。劉哲走到瞭廚房門口,叫瞭幾聲

            “媽,媽,你起來瞭嗎?”

            廚房一直沒有聲音,劉哲推開廚房的門,母親不在,劉哲又推開母親房間的門,打開瞭房間的燈,母親床上的被子疊的很整齊,人也沒有在房子。

            劉哲又去瞭院子,早餐車不在,劉哲想著母親應該早早出去瞭。早上騎著單車,母親依舊是一個人在賣著早餐。

            一個禮拜過去瞭,劉哲隻有早上才能見母親一眼,但是礙於同學,他每次都把想問候母親的話,一次次又咽瞭回去。

            劉建軍突然回傢瞭,而且在傢已經有三天時間瞭,這是劉哲沒有想到的事,這是劉建軍在傢待得時間最久的時候瞭,劉哲以前幾乎一致是和母親生活,和父親劉建軍很少交流。

            自從劉建軍回來的這幾日,劉哲就發現瞭一個問題,自從父親回傢瞭,每天早上他出門前桌上都有一份做好的稀飯和菜,父親人也不在,劉哲也不吃,都是去路口拿母親為他備好的早餐,又急忙跑去學校。

            劉哲下瞭晚自習,十點多回到傢,劉建軍為他開瞭門。給劉哲做好瞭飯菜,突然問劉哲:“小哲,你怎麼早上不吃早飯呢?”

            “哦,我媽就是賣早餐的,早上急,每次都是我媽給我備好的,我去她那裡每天早上一拿就走瞭”劉哲說完話,有些生氣的低下頭一直吃飯,劉建軍不常回傢,連他母親賣早餐的事都不清楚。

            劉建軍不在意兒子的說話有些沖,眉頭皺瞭皺,又問劉哲,“這幾天你是怎麼吃飯的?”

            “我不是都說清楚瞭嗎?我媽賣早餐,是她給我備好的。還有,我媽人呢?我怎麼晚上老不見她呢?”

            劉建軍的瞳孔有些放大,趕緊取出一支煙吸著,急忙抓住劉哲的手,問道:“小哲,你確定早上是你媽給你的早餐?”

            “那有確不確定的,那就是我媽,難道我會認錯?”劉哲有些想不通父親是怎麼回事。

            劉建軍狠狠吸瞭一口煙,對劉哲說:“小哲,我給你說件事,你媽,你媽呢,她最近晚上咱們在咱這城裡有個親戚給她介紹瞭一個晚上的活,她想多掙點,她晚上都不在的。”

            “哦”劉哲在沒有多想,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多,作業寫完瞭,劉哲伸瞭伸腰,想喝口水,路過父母的房間,透過門縫,隻看見劉建軍一個人坐在床上,神神道道的拿著一個黑佈抱著的盒子,嘴裡在不停的念叨些什麼。

            劉哲有些奇怪父親怎麼一天有些神道,趴在門上隻聽到劉建軍的嘴裡一直在念叨著,“走吧!走吧!放心的走吧!有我呢,先委屈你一下,等再過幾個月我在告訴他”。

            劉哲還想聽時,傢裡的門突然有瞭響動,劉哲走到院子去看時,是母親回來瞭,母親的臉很蒼白,人也很瘦,可能是太辛苦,人太累瞭,但母親整體也很怪,一時半會劉哲也說不上來。

            “媽,你回來瞭”母親隻是笑著點瞭點頭,就進去瞭。劉哲想瞭想母親太辛苦,想關心關心,轉過身時,母親已經人不見瞭,隻有院中的冷風刮得更加滲人。

            離高考的時間越來越近瞭,天也越來越長,現在早上六點的時候,天也已經很亮瞭。而劉哲卻到現在也一直沒有再見過母親瞭,父親劉建軍說母親現在直接去親戚那裡工作瞭,在不賣早餐瞭,等過幾天才回來。

            劉哲早上出門時,和往常一樣習慣性的望瞭一眼,院子裡早餐車不在,難道母親又回來賣早餐瞭?劉哲有些興奮,沒吃劉建軍做好的早餐就跑瞭出去。

            這幾天天亮的已經很早瞭,十字路口隻有早上急急忙忙來往的行人,劉哲有些失落,肚子空空的就去瞭學校,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晚上回傢時,經過十字路口,又看瞭看母親常擺攤的位置,很空,沒有人。騎著單車慢慢的走,前面昏暗的燈光下走著一個身影,很瘦,衣服也很單薄,劉哲急忙蹬著車子追瞭上去,好像是他的媽媽。

            劉哲騎得很快,但似乎怎麼也追不上前面的女人。劉哲急瞭,不停的在後面喊著,“媽,媽,是你嗎?你去哪?我們回傢吧!你等等我呀!”

            前面的身影開始停瞭一下,然後就一直走,劉哲一直追著,一直到公園的小河邊的樹林裡,劉哲在找不到瞭。

            一回到傢,劉哲就問劉建軍,“我今天晚上好像看見我媽瞭,她到底在哪工作呢?一天還不回傢。”

            劉建軍一直蒙著。不說話,一直吸著煙,劉哲急瞭,搖著劉建軍的肩膀,“爸,你就告訴我,我媽啥時候回來呢?”

            “哦!你媽昨天給我打電話說瞭,你要高考上大學瞭,她要多掙些,供你上大學,別掛念她,她不想讓你分心。”

            劉哲聽完,暗暗發著決心,一定要考上,不能讓母親這樣辛苦。急忙吃完飯,就去學習瞭。

            馬上就要高考瞭,學校放瞭假,劉哲在傢看書,一陣敲門聲傳來。

            劉哲打開門,門外是兩個穿著制服的警官,“你好,請問是劉建軍傢嗎?”

            “就是,警官,快,進來坐。”劉哲不明白警官來傢裡有什麼事。劉建軍光著膀子,很著急的跑瞭出來搭話。

            “我們來是為……”一個瘦高瘦高的中年警官的話還沒有說完,劉建軍就搭話到,“哦!我知道,就是我們工地上那個工友出事的事,您問,我慢慢給您說,我這兒子還有幾天就高考呢?學的還行,他媽一心想讓他考個好大學的,他媽挺好的。”

            劉哲皺瞭皺眉,父親隨便打斷別人說話,這樣很不尊重人的。父親說話又顛三倒四的,很難理解父親的思維。

            “嗯,我們是想問……”邊上另一個年輕的警官張口想說什麼,邊上的中年警官忘瞭劉哲一眼說,接過話茬說,“我們就是為瞭這個事情而來的”,邊上年輕的警官也接著繼續一一詢問。

            劉哲在旁聽瞭聽,知道瞭父親是由於工地上出瞭事,才回到傢的,就心裡更加暗自下定決心,自己一定要考上,回房子看書便更用心瞭。

            離考試隻剩兩天瞭,劉哲看著書,不知不覺就睡著瞭,突然劉哲覺得後背很冷,劉哲睜開眼,一看,是母親給他加瞭一件衣服。

            “媽,你今晚回來瞭嗎?後天我就要高考瞭,你這幾天就別出去做事瞭,我已經好久沒見你瞭”劉哲看著母親蒼白的手,泛白的頭發,有些心酸的對母親說。

            母親沒說話,隻是搖瞭搖頭,眼眶有眼淚流瞭出來,摸瞭摸劉哲的頭,就走出劉哲的房間瞭。劉哲追瞭出去,桌子上的書本被碰到瞭地上,劉哲一下子醒瞭過來,原來自己剛剛做瞭一個夢。

            本子上用圓珠筆寫的字,已經被劉哲的淚水打得模糊瞭,但是他的肩上確實是披瞭一件衣服,他有些記不清自己什麼時候披上這件衣服的。

            夏天的晚上,還是容易著涼,劉哲就蓋著一件衣服睡下瞭,睡得模模糊糊,總感覺母親晚上在床頭看著他,但他就是醒不過來。但到瞭他高考結束後,就再也沒有這種情況瞭。

            “爸,我都高考完瞭,分數我估過瞭,一定沒問題的,我媽在哪工作,我去找她吧!”由於母親這幾乎半年來在沒有推早餐車賣過早餐,劉哲已經細細想明白瞭,母親的工作沒有什麼丟人的。

            “嗯,再等等吧!等你拿到大學通知書瞭,我們一起去”劉哲看著父親很平淡的說著這句話,激動高興的心情又漸漸平靜瞭下來。

            一個多月過去瞭,劉哲終於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讓他去取通知書。他和同學約好,起的很早,騎著車子一起去取通知書。

            在路上,同學突然說,“劉哲,我有個事想不明白,那會咱們學習忙,現在閑瞭你能給我說說嗎?”

            “啥事?”劉哲很高興今天要領通知書瞭,一路哼著小曲。

            “在冬天那會,我早上等你時,經常看見你一個人要在十字路口停留好一陣,你是幹嗎呢?”

            “不對呀!還有我媽呢?”劉哲的臉色突然有些泛白。

            “不是,開始有阿姨,我知道,但後來有一個星期就是隻有你一個人的。”

            劉哲感覺頭有些暈,拿上通知書,一路推著車子往回走,他,不明白。路過母親常擺早餐的地方時,他看瞭又看,哪裡還有母親的身影。

            劉哲默默的推開門,父親和兩個警官坐在院子裡,父親拉著劉哲的手,走進瞭房子,“走,去見你媽去。”

            劉建軍拿出瞭那個用黑佈包著的黑匣子,指著對劉哲說,“小哲,你媽就在這裡,她已經去瞭半年瞭,我一直沒告訴你,是擔心你的學業,現在你既然已經考上大學瞭,我也就給你媽一個好好交代瞭”劉建軍雙手抱著頭哭瞭起來,他忍瞭也有半年瞭。邊上的警官也隻能默默的看著。

            劉哲的頭,突然覺得天旋地轉,“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前幾天還見過她呢,她不可能的”劉哲的通知書掉到瞭地上,他有些發瘋,母親陪伴從小就一直陪著他,她不可能的。

            “孩子,聽話,是真的,那個早餐車現在一直在局裡,兩個嫌疑犯現已經抓到瞭,你能考個好大學也就是完成瞭你母親的遺願。”中年警官無奈的拍瞭拍鼻涕眼淚已經很模糊的劉哲。

            “孩子,這兩天好好將你母親安葬,完事後,來局裡找我,我姓楊”楊警官交代瞭一番,就離開瞭。

            劉哲什麼也沒再問瞭,一晚上,父子兩都不說話,燈都沒有開,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父子兩端著劉哲母親的骨灰盒就去瞭殯儀館,簡單的為母親辦完瞭葬禮,劉哲就讓父親先回去瞭,父親也很痛苦,這幾個月他是怎麼熬過來的,他不能想,一切他還是都問楊警官。

            走進警局,楊警官將他帶到瞭他很熟悉的早餐車旁,“劉哲,經兩嫌疑犯交代,那天早上你母親出門很早,天很黑,兩嫌疑犯本是兩個流浪漢,兩人一時起意,大清早見沒人,想搶你母親的錢,再和你母親爭鬥時,你的母親就遇害瞭,兩人擔心被發現,就趁著那會沒人,將你母親扔到瞭一個公園小樹林的湖裡,然後就被人發現瞭,後面的其他你也就知道瞭,我們發現你母親時,她的手裡還拿著一個菜包子,你看這個早餐車你什麼時候推回去呢?”

            劉哲的眼睛濕瞭,菜包子,那是母親早上專門為他做的,他早上不吃大肉湯包,母親每天隻為他做幾個。

            他推著早餐車一路往回走,他懷念早上母親為他準備的早餐,懷念那個味道。但他最遺憾的是,母親賣早餐時,最後一個早上想對他說話,他卻礙於面子轉頭就走瞭,他想要是那時回頭能問候一句母親的話,他一早上應該都會很開心的吧!

            想著,想著,天已經黑瞭,他推著早餐車也到瞭母親賣早餐的十字路口,他向著那個空曠的地方,喊著“媽,我愛你,我愛你,我很愛你”。

            喊完,又默默地推著車子走瞭,擺攤的地方很暗,依稀好像有一個身影,向遠去的劉哲揮著手,在說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