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uerdi'></fieldset>

          <code id='uerdi'><strong id='uerdi'></strong></code>
          <ins id='uerdi'></ins>

        1. <acronym id='uerdi'><em id='uerdi'></em><td id='uerdi'><div id='uerdi'></div></td></acronym><address id='uerdi'><big id='uerdi'><big id='uerdi'></big><legend id='uerdi'></legend></big></address>
          <i id='uerdi'></i>
          <dl id='uerdi'></dl>

          <i id='uerdi'><div id='uerdi'><ins id='uerdi'></ins></div></i>
          <span id='uerdi'></span>

        2. <tr id='uerdi'><strong id='uerdi'></strong><small id='uerdi'></small><button id='uerdi'></button><li id='uerdi'><noscript id='uerdi'><big id='uerdi'></big><dt id='uerdi'></dt></noscript></li></tr><ol id='uerdi'><table id='uerdi'><blockquote id='uerdi'><tbody id='uerd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erdi'></u><kbd id='uerdi'><kbd id='uerdi'></kbd></kbd>
        3. 十四步走廊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天天看片高清影视在线观看_天天看学生视频_天天拍.日日在线观看

            十四步走廊

            她呆然佇立。

            眼前是一幅鮮血淋漓、慘絕人寰的場面。

            她感覺自己的全身在止不住的顫抖,從皮膚顫抖到骨髓直至每一根神經的末梢……

            恐懼在無止境的蔓延……

            各種碎片與血淋淋的肉塊交雜在一起,鮮血在水泥地上四處蔓延。

            在她的腳邊有一個屍體,破碎的衣服下血肉模糊,成片的內臟正咕嘟咕嘟地往外流,臉上的皮膚早就被鮮血所取代,已經無法得知死者生前是什麼樣子瞭。右腿和左臂竟然不見瞭!在右腿和左臂斷裂處血如泉湧,傷口慘不忍睹,就像是猛獸一**生生撕咬下來的……

            她驚恐地睜大眼睛,顫抖地用手捂住自己試圖要驚叫的嘴,越過這個屍體向前走瞭幾步。往前走,她能看得更清楚些,更清楚些……

            音樂響起來。隨著鮮血在水泥地上流動的節奏,它慢慢地飄進她的耳膜深處……

            這旋律……為什麼如此熟悉?我好像在哪裡聽過?在哪兒呢?她猛地抬起雙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腦袋……

            想不起來……想不起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繼續向前走去,一路上除瞭破碎的屍體、滿地縱橫的鮮血、被血肉浸蝕的大巴的碎片、屍體驚恐的表情外,她什麼也沒看見。

            但是,她卻聽見瞭……循著聲音摸索著找過去,在一堆血肉模糊的屍體中間躺著的閉路電視,卻還在自顧自的唱著……唱著……

            一曲完畢,再來一曲。

            閉路電視的屏幕早就已經碎瞭,上面淌滿瞭不知道是誰的鮮血,一隻早已脫離瞭個體的血肉模糊的手搭在已經翻倒的閉路電視的頂端,似乎是想要觸摸著最靠近人世間的聲音……

            突然,她猛地呆住瞭。在這成堆的支離破碎、血肉模糊的屍體中,她竟然看到瞭一張她無比熟悉的面孔……

            “啊……啊………………”她驚恐的大叫。

            她要發瘋瞭,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躺在一堆屍體最下面的那張臉……那張臉怎麼可能是他?不……!她不會認錯!就是他!……

            她跌跌撞撞地跑到這張臉跟前,彎下腰顫抖著將右手慢慢地伸向這張臉……

            這張臉似乎跟生前並無二異,依舊那麼幹凈、帥氣,雖然上面早已爬滿瞭一層鮮紅的血,現在的他的臉宛如即將上戲園唱戲的戲子的臉。她顫抖著手輕輕地撫摸這張她無比熟悉的臉,心中滿是痛苦和壓抑,強忍住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她用手擦拭著他鮮血淋漓的臉,手上頓時沾滿瞭鮮血,不知道是他的還是其他人的,這殷紅的血似乎慢慢地沁入她的毛細血管,和她的血液匯集……

            不!她抬起手,大叫一聲。這鮮血似乎因為她的憤怒越沁越快,慢慢的她驚恐的發現,自己的手上竟然沒有瞭一滴血,白凈的好像新生的嬰兒的小手。

            旋律又開始傳來……她突然愣住,她知道這首歌,歌詞和旋律忽然清晰地浮現在她的腦海裡……

            就是這首歌,最後一刻,在這個迎接新生的大巴中放的就是這首歌!

            突然,她註意到在這塊破碎的場地上所有的鮮血開始回流,它們無一例外朝向這首旋律的方向……這些鮮血似乎活瞭一樣,他們幻化成瞭一個一個小小的臭蟲,快速地向閉路電視聚集,仿佛這裡就是他們最終的巢穴……

            她渾身顫抖,緊閉雙眼,雞皮疙瘩在皮膚上翻湧,思維也在飛速的跳躍……

            她想起來瞭……

            突然,她看見瞭一個讓她更加恐懼的畫面――在他的左右方,平躺著一個女生,她的臉朝下親吻著大地,後腦勺上有一個深深的窟窿,令人作嘔的腦漿和鮮血的混合體不住的從裡面汩出來,慢慢的蔓延到她的四周,一片血海……

            而她……她竟然就是我?!

            她絕對不可能將自己認錯,這個女生就是她,不可能是別人!想到這個她不禁後背猛地發涼,她是我,她已經死瞭?那我早已經死瞭?

            (那我是什麼?我是什麼?)

            她內心一片空白,向後倒退一步。此時的她無法理解這一切,也無法……

            (那我是什麼?我是什麼?)

            就在這時,一輛出租車突然停在瞭她後面,她下意識地轉身……司機盯著她的臉……

            她想,我不是已經死瞭嗎?為什麼他還看得見?

            沙啞的聲音傳入她的耳膜:“你好……要不要上車……?”

            她害怕極瞭,恐懼著望向後座,上面原來已經坐瞭三個人,兩男一女,他們都緊閉著雙眼,似乎早已進入瞭夢中……

            突然,她的眼睛似乎被什麼東西固定住瞭似的,死死地盯著最中間的那個男生,這不是他嗎?他不是已經死瞭嗎?為什麼在這裡?

            大腦又是一片空白,腿卻不由自主走向另一側有空位的地方,拉開車門,緩緩地坐下,不忘最後看瞭一樣最中間沉睡的男生……

            然後,緩緩地閉上瞭眼睛……